八月双鱼流星雨

I will grow old with him,
just from after.

【乾坤正道】不合时宜

·文笔尴尬
·ooc注意
·新人写文,请多指教
·最后一小节部分句子改变自《真相是假》《真相是真》歌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00.
我一向理智而克制。

也许也曾烂漫过,把一腔热血毫不犹豫地撒个彻底,将心事尽数展开,在阳光下接受暴晒,然后风吹雨打,最终枯萎。

在世俗凡尘中周转了几个来回,天真早被抹杀成点滴不漏。

堵上一切的勇气,早就没有了。

所以,不合时宜的动心,会被我封杀于心底。

01.
再见到朱正廷,是在两年后。

距离nine percent解散,已经过了两个深秋。

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上,所有人都哭了。满场的灯牌全是蓝色,整齐地晃着,左右摇摆着,晃花了我的眼。粉丝们高声呐喊着我们每个人的名字,给予着最真挚的祝福,气势如虹地喊着“nine percent”,最后一次。

我眼前早就模糊了,想着这蓝色太耀眼了。用余光瞄到那人早就哭得泣不成声,背对着大家,肩膀一抽一抽,转过来第一句话是“谢谢你们”。

我是队长,站在中间,离他太远,只能看着他把脸埋在Justin肩头。

只能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,拿起话筒,对着粉丝致以最温柔的话语。我时常觉得自己何德何能,能获得万众瞩目与万千喜爱。那些素未谋面的人们凭着对我的一腔爱意,便早已足以支撑我走下去。

演唱会准备结束时,成员们之间互相拥抱。我从尤长靖开始,一个一个,一直到朱正廷。他的眼睛红红的,轻声呼唤着,声音透着委屈:“坤,我好难受。”

我看着他的眼睛,静静地。我一直很喜欢他的那双眼睛,很亮很亮,藏着好多星辰。这一刻他的眼睛里映出我身后所有的蓝色,还有一个我立于中间,仿佛我的背后承载着大片星光。

我伸手走上前,轻轻环住他,像4月6日的夜晚的那个拥抱,再一次把头埋入了他的肩膀,不过这一次换我慢慢地拍着他的背,说着:“不要哭。”

我与他抱的很紧,深深吸了一口气,鼻子忽然一酸。

在那一刻,我感觉时间好像停止了,身后的喧哗声渐渐远离,世间只一个他还有一个我。

可毕竟只有一刻。

来不及了啊。我想。

再不舍又能怎么样呢,我只能松手,然后走到小鬼面前,抬手,拥抱 。

所有的爱意只能化为一点点特别,藏于与每个人的接触之中,轮到他时释放出来,然后又及时收起,除了自己知道以外,再没人可以获悉。

连他都不可以。

02.
朱正廷还是没有变。

炸炸呼呼地,还是特别爱上手打人,撒娇时声音软乎乎,可爱而不自知。

一个远远的微笑,就掀起汹涌波涛。

我忽然发觉我很爱这样远远地看着他,一点一点地拿现在的他和两年前的他对比,然后特别愉悦地发现一点都没变,仿佛这样就可以把两年的时光抹平。

Justin和范丞丞也没怎么变,小孩子感觉还是皮的很,眼睛到处乱转,不一会儿就发现了远处的我。

他们激动极了,乱拍着身旁的朱正廷,手指胡乱地指着我的方向。

朱正廷气急,转过身来伸手就要打人,却在眼神顺着手指的方向看到我时,整个人愣在原地,一动不动。

我看着他们,心里无奈又欣喜,一步一步像他们挪去,像跨越了隔着我们的两个春秋 。

“Justin和丞丞,你们还是没怎么变啊。”我笑着给他们一个拥抱。

“老大……”范丞丞的眼眶渐渐红了。

Justin用力回抱着,说:“队长。”

我心里柔软,放开他们,慢慢地看向另一个人,弯起嘴角,笑着看着他说:“正正,好久不见啦。”

他终于回过神来,眼睛瞬间红了,开口:“坤。”

熟悉的语调,熟悉的声音,熟悉的委屈。

他总是这样。一个简简单单的单音节,就总是把我弄得溃不成军,不堪一击。

我想着,我完蛋了。两年了,感情还是没有淡,还是那么喜欢他,在他面前还是难以控制情绪。
与两年之前有所不同的是,两年前的蔡徐坤尚且可以将这份感情安放在心里最深的角落,不打扰不困扰,因为当时一切刚刚起步,他知道自己没有爱一个人的资格,朱正廷也经不得他的打扰。

可两年后的蔡徐坤与朱正廷,已经有了可以选择的权力。

如今再看到站在我面前笑语莹莹的朱正廷,我知道,我的喜欢,或者说我的爱,藏不住了。

03.
这次大家是要一齐录制一个叫“初”的节目。这个节目还有三期结束,这一期嘉宾四个人,下一期邀请的是nine percent的另外五位成员,收官时便是九个人重聚了。

如今九个人经过两年的打拼,都已有所成就,各带庞大的粉丝基础。最后三期节目,不出意外的话,一定会收视率爆表。

这是一档访谈节目,节目中主持人抛砖引玉,时不时问些劲爆的问题,嘉宾们互相爆料,极有看点。

那次录制有很多事我已记不太清,只记得坐在我左手边的朱正廷活跃极了,一直不停动来动去,与Justin和范丞丞不断互怼。
我笑着看着他,时不时帮他几句,感觉对面两只小学鸡幽怨的目光已经向我投射了好几次了。

后来我特意去看了这期节目,发现始终是他在闹,我在笑。一直是这样,没有变过。

那期节目中朱正廷看了我几次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感觉目光中似乎也有几分温柔,像每次我看他一样。

我想到这,又笑着骂自己自作多情,朱正廷他本就是个温柔的人,看谁都一个眼神。

不知为何,内心涌上一层委屈。这太不公平了,凭什么就我一个人内心辗转反侧,因他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而牵动心神。

我喝了一口酒,一个人在空旷的房间里有些自暴自弃地唱着:“我能有多骄傲,不堪一击好不好。一遇上你我就被撂倒。”

04.
我没有想到朱正廷竟然会约我出来。

没有Justin,,没有范丞丞,就我们两个。

他看到了我疑惑的眼神,瞪了我一眼:“干嘛?我还必须得带上他们两个啦?”

我笑着搂着他的肩:“没有啊,有点奇怪而已啦。两个人当然好啦,他们太吵了。”

他傲娇地哼了一声,又软下声音:“坤,我想吃火锅。经纪人姐姐不给我吃,说我会长胖。”他絮絮叨叨地说着。

“但我又不是丞丞,干嘛不给我吃诶。”他气鼓鼓地。

“可以啊,我们去呗。我知道一家很好吃的。”我笑着看着他。

他点菜又是一次性点了一大堆,我无奈得看着满桌的食材,认命地一个一个烫好,夹到他的碗里,他吃得倒是不亦乐乎。

忽然他看了我的碗,停了下来,“坤,你也吃啊。你都没怎么动筷子。”

我点了点头,乖乖地按照他的指令做了,弯了弯嘴角。

结账的时候,我习惯性地先买好单,然后顺口说:“剩下的都打包吧,我们回去之后放在冰箱里,之后还可以吃。”

他愣住了,我也在说完之后呆在原地。

这句话很熟悉。以前每一次我们出去吃饭,都是这样。他先点好一大堆绝对吃不完的菜,Justin他们吐槽说为什么要点那么多,然后我结账,顺便把菜打包,帮朱正廷解围,每次用的都是同一句话。

我拿好打包的菜,朱正廷站起身,拉着我走到马路上。

“坤,我们再随意转转吧。我还不想回去。”

“你也不怕被粉丝看到。明天的头条就是蔡徐坤与朱正廷同行。”我笑着帮他把口罩带好。

他没有很快回应我这句话,而是看着我的眼睛,好几秒。

“坤,你更喜欢两年前,还是喜欢现在?”他忽然开口。

“我嘛,”我想了想,“喜欢现在多一点。”

他好像有点失望,“为什么啊?两年前不好吗?”

“现在我们都成为了更好的人啦。两年前有好多事身不由己,现在就不会这样了。”我认真地说。

“我喜欢两年前。”他说,“那时两团并行,我虽然很累,但是还是挺开心的。在乐华我是队长,有好多事要管,网上的言论总是好犀利。我觉得我不算一个太坚强的人,我会很在意言论的。但是每次回到奶泡,我就不需要管太多,开开心心地傻乐就好,反正有你这个小队长。”

“可现在我没有我的小队长了。”他的语调总是软软的。

我深深地看着他,我的情感多年不可见光,被我压抑,在黑暗之中野蛮生长,早已成长为一株敏感的花。如今朱正廷的这一番话,似乎给予了这株花无穷的养料,我感觉有什么东西要破土而出,不受控制。

我挣扎着,阻止着,却无所用处。

我闭上了眼。

“正正,”我听见自己说,“只要你需要,我会一直在的,虽然不是以小队长的身份。”

“那以什么身份?”

“以爱你的身份。”

他愣住了。

我站在原地,闭上双眼,像临刑的犯人一般等待审判。

第一秒,他没有回应。我感觉我心中的那朵花,掉落了一片花瓣。

第二秒,他没有回应。又掉了一片。

第三秒…第四秒…他仍没有动。我清晰地看到那株花准备凋零了。

我不知道过了多久,等到世界好像慢慢黯淡,他忽然伸出了双手,捧住了我的脸,我看到了他脸上的两行泪迹。

那花终于得以窥见天光。

05.
“我也爱你。”

“这都怪你。你对我太好了,好到让我误会了。以前我就怀疑过了,但又觉得是我自己戏太多。”

“你要知道我很怂的,你不说,那我就不问,就心安理得地在你身边傻呵傻呵。”

“可是两年了,两年之后你还是对我那么好。”

“我就想,能不能让我自私一点,贪心一点,再多想一点。”

“谢谢你,坤坤,谢谢你。”朱正廷语无伦次地说着。

我伸手把他的泪水抹掉:“我以为我的这份情感注定无疾而终的,我本来打算让时间慢慢地让这份感情消失的。”

“可是少年人一瞬动心就永远动心啊。”

“我想,我无法停止喜欢你。”

06
我后来明白了,那才不是什么不合时宜的动心。

繁花与红毯是他陪我一起走过的,狂风与暴雨也是他陪我一起走过的。这在错误时间里的爱情,看似是因为同甘共苦带来的幻觉,换成别人都可以,可我就是清晰地知道,不是他就不可以,不是他就会是另一种结局。

因为再没有哪个少年会在浩浩荡荡的喧哗之中轻轻地把我拉到中间,接受万众瞩目;再没有哪个少年在我登顶之时,轻拍后背让我不要哭泣;再没有哪个少年与我棋逢对手,各行两人的两段路,最终在顶峰相遇。

如今我们的爱意潜藏于每个温柔眼神之中,隐晦至极,又浓烈至极,在人群之中隔着人海拥抱,人海亦不可平息。

我因他,终于又有了堵上一切的勇气。

评论(12)

热度(6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