八月双鱼流星雨

I will grow old with him,
just from after.

【乾坤正道/坤廷】战地玫瑰的期望

这并不算一个纯卡兔的故事,我更多是想写些别的东西。
文章是以一个原创角色的第一人称叙述,她在前期带有一点点202老粉的影子,后期则是zdmg。
想写的其实有很多东西,但由于我的拙笔,并没有表达到位。
前戏很长,202我并没有看过,也许有些地方不对,希望大家给些耐心。
请多多指教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 我遇到朱正廷是在韩国。

    我是去韩国毕业旅游的。怀揣着一份少女心,渴望能去韩国偶遇个大明星,拿个合影与签名回来显摆显摆,够我吹上一辈子了。

      可惜大明星没遇上,却遇上个可爱的练习生。

      我已不太记得那是几月,究竟是冬季或是春季,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  我只记得朱正廷站在烧烤摊前,用蹩脚的韩语和买烧烤的爷爷交流着,比划着,然后找到座位坐下。少年心情不是很好,眉头皱着,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桌面。

      我掐指一算,觉得他是中国人,刚好包放在了旅店,看到烧烤有些心痒痒,便腆着脸去问:“Can you speak Chinese?”

     他抬起头,愣了一下,才反应过来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 我内心一喜,“这位小哥哥,建议我蹭一下烧烤吗?我没带钱。”

      他听了之后笑了起来,招呼我坐下。我觉得他好看极了,很脱俗,进了娱乐圈说不定还能混个“仙子”的称号。

      想着吃人嘴短,总该有所表示,我便真心实意地说:“你长得真好看,应该进娱乐圈的。”

     他的反应并不是我想象之中的羞涩,而是略有些苦涩,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。他说:“我是练习生啊。”

    我有些惊喜,拿起串刚烤好的肉串吃着,含糊不清地说:“那你赶快给我签个名,以后你出道了红破天际了,我就赚大了。”

      他也吃着肉串,被辣得满脸通红,“我觉得我不一定能出道。”

      我并不清楚他是谁,也不知道当时他有多累,我只是说:“兄弟,不会的。你一定可以的,我猜的一向很准的。”

      他笑了一下,拿起杯子和我干了一杯,然后一饮而尽杯子里的水:“我会加油的,借你吉言。”

    “哦对了,我叫余晓。”

     “我叫,朱正廷。”

      他说的很郑重,一字一句的。我拿出本子和笔,他迟疑了一下,接了过去,认真地签好,然后认真的看着我:“你可能需要等几年。”

      我吃的正欢,心想我们可是一起吃过串的好关系,把胸口一拍:“不着急,我慢慢等。等你出道了,我给你当站姐!”

      他慢慢吐出一声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 回国之后,我查了他的资料,乐华娱乐的练习生 。他当时正参加着202,成绩不算太理想。韩语不好,一身才华不能施展,再加上韩国部分网友的不友好,把少年的肩头压得有点重。

      再后来,他被淘汰了。我想着没关系他还年轻,还有无数的机会,我要继续等,等着他出现在大众视野里。

      这样一等,就是一年多过去了。

      到2018年了。

      当我在屏幕上看到那张阔别已久的脸时,我并没有多激动,只是笑了一下,似乎理所应当。如果要问我原因,总结起来就是五个字:“好人有好报”。

      我其实加了他的微信,但两人心照不宣地没有聊过天,界面还停留在“你已添加‘我一点都不可爱’为好友”。

     我不知道他们这时得到手机没有,但还是说到:“我在屏幕上看到你啦!”

     “我等到你啦!”

      他过了几分钟才回复:“未来站姐,要做好准备啦。”

      我回答了声:“好,等你出道,我给你办一个神仙站子。”

      他发来一个表情包,是eiei中的比心动作,我没有回,心中默默期待着未来的到来。

     4月6日晚上,朱正廷以第六名成绩出道,少年几经沉淀,终被星光加冕为王。

      我看着屏幕上的他,笑得像个小傻子似的,开始思考未来站姐的旅程到底有多辛苦。

      第一场见面会我去了,以单身二十年的手速抢到了一个绝佳位置,扛着单反,气势汹汹地对着朱正廷。

      他应该看到我了,眼睛亮了亮,我不屑地翻了个白眼给他,做了个口型:姐来看你啦!

      等到正式开始之后,我才发现照相有多难。不,是照朱正廷有多难。

     他颜好腿长不用说,后期都不用怎么p。

     但我想要的是单人照。

     我对着相机中几十张双人照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 这个人,是蔡徐坤吧。

     这个人,是蔡徐坤吗?

     为什么他和朱正廷总是黏在一起?他们不是关系不太好吗?他们不是针锋相对,王不见王吗?他们不是不熟吗?

      这满屏的粉红泡泡是怎么回事?谁来和我解释一下?

      结束之后,我沮丧地戳着屏幕打着字问朱正廷:“我是个见习站姐,拍你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 他很快回了:“???”

     我说:“你老是满场乱窜,还总和蔡徐坤黏在一起,想照你一个人都很难。你要不要和我解释一下你和蔡徐坤是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 他很疑惑:“什么鬼?我和他就是朋友和同事啊。”

     我:“那为什么我以前觉得你们两个根本不熟?”

      “都怪271的孤儿剪辑,我们两个熟的很。”

     我恍然大悟,打了个响指:“好了,我不当你站姐了,我不开你的站子了。”

      我觉得朱正廷是因为面临着失去一个神仙站姐与传说站子的危机,所以他很惊恐地问到:“你个老女人,还记得汉江湖畔的烧烤吗?”

     我思索了一下:“记得啊。又没说不拍你,只是不再只拍你而已。”

      他好像不太懂:“???”

      我邪魅一笑:“乾坤正道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  他后来就没回了,我猜想这傻孩子一定是去百度搜索了,卜懂就搜是个好品质。

      我心情颇好,点进微博,创建了一个账号:L&D。

    L&D:KT超话
         新站子报道,请多指教。
        【图片】【图片】【图片】

    后面的见面会我每一场都跟着,家里人挺支持我的爱好的,并没有任何阻拦,我因此把L&D经营得风生水起。

      济南是我的大本营,我因此早早地到了会场,想着一定要在自己的地盘上大展身手,让今晚发生大型无头玫瑰惨案。

      当蔡徐坤把头望向朱正廷那边时,我就一下子坐直了,我神仙站姐的直觉告诉我,接下来我会拍到些不可描述的东西。

      当时朱正廷那小傻子在嗦手指,蔡徐坤一步一步把距离拉近,挤到朱正廷和Justin中间。

     三级戒备。

     我脑中警铃大作。

     他们开始聊天了。

     二级戒备。

      他们相视一笑了。

      一级戒备。

      朱正廷拿三明治喂蔡徐坤了。

      嗯?

      我瞪大了我的眼睛,手中的相机一不小心按到了连拍,咔嚓咔嚓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  我顾不上相机,拿出手机打开和朱正廷的聊天界面,手指翻飞:“我搞到真的了!!!”

      “吱吱兔干得漂亮!”

       “ktszd!”

      结束之后朱正廷才看到,他先很无奈,然后小心翼翼地说:“晓晓?”

      我看到他这样,内心不由得升起一丝寒意:“廷哥,您说。”

      朱正廷迟疑了一会儿:“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吗?”

      看到这个问题时,我愣了一下。感受到朱正廷与平日不同的严肃,我也不自觉正色了起来,斟酌着说:“喜欢一个人就是会因他悲而悲,因他喜而喜。在他缺乏勇气时,要支持他,给他动力。在他累的时候,要给他依靠。全世界与他为敌时,你要站在他这边。”

      他有点震惊:“晓晓姐,你怎么那么懂?”

      我呵呵一笑,“低调低调,小说看多了。”

     我又问:“所以,我们朱正廷小朋友喜欢上谁了吗?”

      他支支吾吾地吐出三个字:“储,蓄,卡。”

      我看着这三个字眨了眨眼,“朱正廷,请你离粉丝生活远一点。”

     “…你重点没抓对。”

      我猛的反应过来,怔怔地看着屏幕。

      我自然希望他们是真的,但我也很不希望他们是真的。因为他们身处娱乐圈,他们的前途是肉眼可见的光辉灿烂。这样的感情是一颗定时炸弹,随时都可能燃爆,然后两人所有的努力全部白费。对于他们两个来说,无异于万箭穿心。

      更何况,我并不知道蔡徐坤的想法。若朱正廷是真,而他是假,这份感情又该何去何从?

      我只能问:“那蔡徐坤呢?他怎么想?”

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啊。我好纠结。我很怕如果我告白了,他不喜欢我,后面还有那么久的同事时间,我们该怎么办。但如果我们两个在一起了,一旦以后被发现,又该怎么办。”

    我想了很久,说:“正正,我们先忍着好吗?我们再等等,等到你们两个都走上了巅峰,都有能力保护对方了,可以坚定地站在对方身边了,我们再来说出这段感情,好吗?”

     他没有再回答。

     其实我知道。喜欢这件事是藏不住的,忍不了的,他们两人的眼神早已说明了一切,可我也不希望两位星途耀眼的少年因为爱情而失去梦想与舞台。

      他们以后一定会难过与后悔的。

      百感交集地打开微博,看到超话里好多小姐姐们都炸翻天了,我想了想,还是把今天的图片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 L&D:KT超话
           好想留在你的身边,让爱渗透了整个世界。
      【图片】【图片】【图片】

      武汉最后一场开始前,朱正廷给我发来信息:“我和蔡徐坤在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  我回复他:“你们想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 他很坚定:“嗯。我看到了一段话,我们需要的伴侣是要在惊涛骇浪之中紧紧握住你的手不放的人。你也告诉我,两人是要相互支持的。只要两个人一起,就没什么好怕的了。”

      我叹了一口气:“行吧。你们以后一定不要后悔。还有,台上给我收敛点,别老扛旗了,我现在心脏都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  他很快回复了:“知道了知道了,等下见面会给你个惊喜。”

      ……我并不是很想要这个玛丽莲正廷的惊喜。

      当他和蔡徐坤手挽着手出来时,我就想大声吼朱正廷:“去你的收敛!你们这叫收敛?”

      他们啊, 一人身穿白色长裙,亭亭而立,另一人黑色加身,气场强大,仿佛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      我认命了,咔嚓咔嚓地拍着照。

      收敛是不可能的,下辈子吧。

     大概是因为即将分离一段时间的缘故, 这场两人玩嗨了,各种夫夫操作,我在下面惊心胆颤,生怕被挖出些什么。

     但渐渐地我也放开了,沉浸在他们带来的盛宴中。 

      我仿佛看了一个童话故事。
      至于故事的主角是梦露小姐和V怪客,
      还是卡先生与兔先生,
      我好像分不清了。 

      我回家后处理了一下照片,在这个过年一般的日子发了一个有些丧的文案:

       L&D:KT超话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们借着别人的身份,粉饰爱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只想贪婪一次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得到世界允许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高朋满座之中单膝跪地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喊你姓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若爱意无法宣之于口,
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便用心唱给你听。
     配图中怪客单膝跪地,拜倒在女郎的裙摆下。

      我也不能做什么啦,我只能用照片把他们记录下来,那是他们相爱的证明。

      我只希望两个小朋友平安喜乐,百岁无虞,顺顺当当地过完璀璨的一生。

      这大概就是战地玫瑰的期望啦。

评论(19)

热度(80)